/

剧透警告

铁蛋触手侠Ark君:

剧透警告 


Steve的时间线有足足七十年的空白,他花了相当长的时间去克服这给他的生活造成的种种困难。不久之前,他刚开始觉得自己适应的还算不错,只不过——不是什么大问题,但很恼人——在他开始补习流行文化的时候,每个人都知道的比他多。哦,除了Thor,也许,某些时候。


最初,Steve只是发现在公共场合读小说不是个好主意,在地铁、咖啡店、公园先后经历了“我外婆最喜欢这部小说,Ann死的时候她哭了一个下午”,“嘿,我也在读这个,你看到男主角发现自己的搭档背叛了自己那一段了吗”以及“医生就是凶手,我看到第三十页的时候就猜到了”之后,Steve决定把读小说,尤其是推理小说,当成一件私密的事情来做。


 紧接着,在Steve开始像平常人一样在电视机前消耗时间的时候,更多的烦恼接踵而至。


 “这部剧很扯。”Clint在没抢到遥控器的时候话总是特别多,“男主角的好朋友第一季结尾的时候车祸死了,传闻是因为演员想去接别的剧,但谁知道,第二季他又复活了,以僵尸的形式!你相信吗?这明明只是个家庭剧而已!”


 “别看这个,Steve。”Natasha走路总是没有声音,所以当她突然在Steve身后说话时效果格外惊悚,“这个女人花了整整七季的时间跟兄弟两人纠缠,相信我,你不会喜欢这个的。”


 “穿红衣服的死了。”每次Tony端着咖啡杯经过客厅总会面无表情地丢出这么一句,他甚至都没有费心看电视上到底在播哪一集。


 当Steve终于选定Thor跟自己分享一部电影时,这位半神在片头放完之后面色沉重地转头看他,“你该知道,吾友,校长会死。”


 Bruce惜字如金,而Steve欣赏他这种可贵的品质。只是,Bruce会不时从眼镜片后面瞟一眼电视,然后简短干脆地说:“他在撒谎。”


 这没什么大不了的,Steve对自己说,他的朋友们不是有意的,而且猜剧情也不是唯一有趣的事,他仍然可以欣赏那些感人的爱情和神奇的——


“他的未婚妻是骗子。”Tony在Steve肩膀附近压低了声音,就像恶作剧幽灵那样朝他吹气。


“这不可能!”Steve吃惊地叫出声,“她放弃了自己的事业!”


“骗局。”Tony向后靠进沙发里,露出神秘笑容。“哇哦,这感觉真不错。”


“什么不错?”Steve皱起眉头盯着电视机,还在纠结故事是怎么发展成Tony所说的那个样子。 而Tony只是在他旁边耸耸肩,看起来并不打算告诉他。


当时Steve并不知道随后的一个周他都不能在Tony面前看任何电影或者是阅读有字的东西,因为Tony会狠狠地、毫不留情地告诉他接下来会发生什么,甚至是“下一章会教你怎么让发酵面团更松软,Steve。”好吧,谢谢了,看起来《一百种家常点心》也不是好的选择。


“所以这到底是为什么?”Steve终于忍不住发问,他试着让自己看起来不像个开不起玩笑的老头。事实上,他只是不明白Tony为什么突然好像下定决心要惹恼他。没错,他们刚认识的时候确实有点……但男人的友谊总是很容易在冲突和战斗当中建立起来。在不知道第多少次穿着满是血污和烂泥的制服坐在一起喝啤酒之后,Steve以为他和Tony已经冰释前嫌了。


“剧透就像是把原本属于你未来的一小部分,不那么重要的一小部分,塞在手掌心里拿回现在给你看,而且只是飞快地在你面前张开手掌,全过程可能只要一秒钟。”Tony伸出手来演示,“你看见了,但你什么也没看清。当你嘴上说‘我不想知道’的时候心里其实已经好奇得要死了。”


“所以?” 


“所以说你猜的没错,剧透的一切目的就是为了惹人生气。”Tony一本正经地回答,然后开始忍不住笑起来,直到自己在沙发上缩成一小团。


Tony是个未来学家,比世界上大多数人都聪明得多,他知道别人不知道的事,而且,Steve确信,他真的很喜欢惹恼别人。




“来点剧透吧,Tony。”Steve也不敢相信自己有一天会主动这么说,他开始觉得又热又困,在一整栋倒塌的楼下面这可不是个好兆头。“他俩在一起了么?”


 “你不会想知道的好吗,”Tony手上忙活着,声音紧绷,“明天就是周三,你可以自己看。”


Steve能想象到Tony现在的样子——手指飞快地动作,眉头紧皱,并且努力地分神和自己说话。这让他觉得格外安心,甚至在黑暗的、氧气正在迅速减少的废墟之中也是如此。


 “Steve?”Tony在外面叫了一声,“你知道我会把你弄出去的对吧。”


 “当然,”Steve回答,他尽量不用嘴巴呼吸,但窒息的感觉仍旧越来越难以忽视,“现在这个时候,也许一点剧透可以提神醒脑。”


“这么说吧,”Tony听起来忙得很,“结局有时候并没有那么重要。拿我来说,假如某个电视剧的结尾让我觉得不顺心我就买下它的版权,然后让他们重新拍个结局。”


“你这是作弊。”


“但我就能这么做,咬我啊。”


“讨厌的有钱人。”Steve哼了一声。


“下个周你会有一套新制服。”Tony说。


“是吗?”Steve睁开眼睛,坐起来一点。


“Clint会有一套新箭头,但是包在紫色的围裙里面。”


“愚人节?”


“不啊,不为什么。”Tony嘴里咬着什么东西,“我在给你剧透呢,把未来的一小片偷偷给你看。”


“多谢啦。”Steve觉得好笑,“你不应该说一些更具有戏剧性的吗?”


“要求还真多啊老头。”Tony不满地说,“新制服和紫色围裙没有戏剧性吗?”


“我不小心看到过图纸了,”Steve摘下头盔小心地呼吸,“Natasha的快递是我帮她拆的。”


“没什么能吓到你是吧?”


“我可是一觉睡了七十年,你真觉得我会被什么吓到吗?”


“你会爱上我的,Rogers。”Tony停顿了一会儿恶狠狠地说,“将来的某一天你会发现自己无可救药地爱上了我,认为我打瞌睡的时候也照样魅力无穷,觉得我的屁股胜过好莱坞任何一个明星,你的生活会变得一团糟,就像我一样,但你毫不在意,”他继续说下去,把不安压在轻快的话语之下,让自己听起来自大又轻浮,“因为那时候你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。”


“所有人都会说,‘哦老天啊Steve,那可是Tony Stark!’而你就只是傻笑,然后对他们说,‘是啊,瞧他多么完美。’”Tony干巴巴地笑了笑,手上捏着一把乱糟糟的电线。


“听起来很刺激。”


“你绝对想象不到,”Tony说,“我会在开会的时候偷偷捏你的屁股,而你根本不考虑告我办公室性骚扰,因为……因为你正忙着在Fury讲话的时候摆出扑克脸,防止粉红色的泡泡从你头顶冒出来塞满神盾的会议室。我们吵架吵得惊天动地,在床上也是如此,你弄坏了我最贵的那几件衬衫,却丝毫没有悔改之心。我怂恿你排在一堆孩子后面买冰激凌,你还因此上了报纸,而你不高兴只是因为我喜欢的口味已经卖完了。”


“我该为此担心吗?你知道的好像太过详细了。”


“我是个未来学家Steve,早就告诉过你这点了。”


“谁先开始的?”


“当然是你,爱情让你头脑发昏,然后我就说‘好吧,没啥大不了的,至少你很辣’。”


“谢谢夸奖。”Steve真的有点头脑发昏了,他对着一片黑暗笑出来,“但我觉得你在撒谎。”


“喂,Steve。”Tony的声音在他旁边,隔着东西,模模糊糊的,“等着瞧吧。”


墙壁发出轰隆隆的声响,混凝土和石块从上面某个地方滚落下来。Tony站在原本被堵住的门口,盔甲破破烂烂的。“走吧,大英雄。”他跨过地上的重重障碍,来到Steve身边,“你可以自己去验证。”


“那是什么时候发生的?”Steve拉住伸向他的那只手,执着地问。


“明天,或者永远也不。”Tony歪了歪脑袋,看着Steve胸前的星星,或者他身后的废墟,”告诉过你了,如果我不喜欢这个剧情,可以买下版权让他们重新写。我不会帮你出这个钱的美国队长,但你可以自己想办法。你看,未来有很多种,我只不过展示了最糟糕的一种。他的脸上堆出笑容,“走吧,咱们接下来要去大吃一顿,关于未来我最能确定的就是这个了。”


第二天晚上他们还是一起看了电视剧,男女主角接吻的时候Tony已经睡着了两次。在那之前,他毫不留情地剧透了Steve——为此不得不说服Pepper帮他收买了编剧。Steve看得津津有味,好像压根不记得自己已经知道了结尾这件事。他不小心把半袋巧克力糖撒在Tony的身上,却故意不去捡起来,仅仅是想看他醒来之后恼火的样子。


他已经开始变得不可理喻了,Steve意识到,但他并不真的介意,而Tony大概还对此一无所知。“等着瞧吧。”Steve伸出手揉乱了Tony的头发。



评论
热度(58)

© / | Powered by LOFTER